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恶梦

作者:蓝网发布时间:2016-04-12分类:鬼故事浏览:184评论:0


导读:  今晚阿毛又做噩梦了,与以往一样的一个恶梦。  在梦中,他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刺向一个生疏女性的胸口,直至眼下满是朱红的血水已经。然后,梦镜的界面一转,他在山间里瘋狂地逃走,后才则...

  今晚阿毛又做噩梦了,与以往一样的一个恶梦。

  在梦中,他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刺向一个生疏女性的胸口,直至眼下满是朱红的血水已经。然后,梦镜的界面一转,他在山间里瘋狂地逃走,后才则是一大群的警员与狼狗。

  阿毛又一次全身上下虚汗地吓醒。

  擦干前额的虚汗,不久的梦镜真实得仿佛仍在眼下,看一下床边的闹铃,六点10分罢了。超级天才快亮。阿毛暗骂了一声,好好地一个周末,一个舒服的懒觉被可恶的恶梦给毁坏了。

  想一想也简直怪异,近期一直无缘无故地做着这一恶梦。恐怖的是,梦镜就好像确实一样,直至从梦中惊醒,还会继续有一种恍若隔世的觉得。

  阿毛在床上,越想越发内心发毛。“不好!”阿毛下了信心,借着今日无需授课,去找之前同学说过的师傅问一下,搞清这怪异的恶梦是怎么一回事儿。

  总算熬来到9点,阿毛骑上摩托,对着盆友给的详细地址,向师傅的所在城市行去。

  噩梦“怪了,”阿毛口中嘟囔,“如何摩托后边仿佛托着一条铁链?”这类状况也已不断了好几天了!

  总算来到。

  师傅如同同学说的一样,是一个略微有点白头发、衣着一身灰袍的和蔼可亲成年人。

  阿毛看过一下四周,师傅的法事如同一般民居一样,仅仅在大客厅里安装 了几尊佛像跟香炉。

  “因为你为何来找我聊。”师傅浑厚的响声把阿毛的眼光拉了回家,“因为我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儿。”师傅的目光从和蔼可亲变为深遂,高深莫测,“但是你确实要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儿吗?我惟恐你没法接纳。”

  阿毛一阵迷茫,還是点了点头。

  师傅叹了一口气:“行吧,该应对的一直要应对。”

  说时迟那时快,师傅话还没说完,忽然从怀中拔出来一把刀,插进阿毛的胸脯。

  阿毛的胸脯一阵剧烈疼痛,眼前一黑,连“为何”三个字都还赶不及说出入口,就失去观念。

  “啊——”阿毛一身虚汗,从床边跳跃了起來。

  看一下四周,阿毛察觉自己置身斗室,摸下胸口,不仅沒有小刀刺出的窟窿,连一滴血渍也没有。“嘿嘿,也是梦,也是梦!”阿毛像个神经病一样高喊哈哈大笑。

  “但是,这是哪里?”阿毛只感觉脑壳空荡荡,不久的这些假如统统是梦,那现在是在……

  阿毛看一下四周,这儿跟一般的屋子并不大同样,最怪的是门边也有个小小铁窗。

  继续看下来,阿毛忽然发觉,自身脚底竟然扣着一副铁铸的脚镣!

  “槽糕!”阿毛我终于明白在梦中摩托传出的铁链声和行凶梦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它是牢房。”阿毛两手怀着头,瘫倒在地。

  “张正杰,情况下来到,该上道了。”门口,厚重的声音一声声地传出。

  斗室的侧门忽然被打开了,进来了好多个彪形大汉……

标签:恶梦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