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北伐名将严重简介:致力于反蒋的湖北三“怪杰”

作者:蓝网发布时间:2020-04-01分类:历史人物浏览:40评论:0


导读:严重又名严立三(1892-1944),湖北麻城人。国民党陆军中将。曾经担任过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总队长、训练部长,被称为“黄埔良师”。北伐时,他出任东路军第二十一师师长,屡挫强敌,赢得...

严重又名严立三(1892-1944),湖北麻城人。国民党陆军中将。曾经担任过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总队长、训练部长,被称为“黄埔良师”。北伐时,他出任东路军第二十一师师长,屡挫强敌,赢得了“北伐名将”的声誉。抗战期间,任湖北省民政厅厅长、代理省主席,为人清高,超世不群,被视为湖北三“怪杰”之一。

严立三之父曾在安徽任县知事,为官清廉,在当地政声颇著。父亲英年早逝之后,家无余财,孤儿寡母,生活十分清苦。严立三少年时不苟言笑,学习勤奋刻苦,富有理想,成绩十分优异。当时正值列强侵凌日亟,外患严重,清廷腐朽无能,官吏横征暴敛,民不聊生。为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严立三16岁时考入安徽陆军小学,先后进入北京清河陆军第一预备学校、保定军官学校学习深造。1924年,严立三来到黄埔军校工作。先后在第一、二、三期任总队长。在此期间,以身作则,对学生管理严格而又呵护备至,平易近人,诲人不倦,甚受同学敬佩,被誉为“黄埔良师”。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严立三被任命为第二十一师师长,率部出征,军纪严明,沿途秋毫无犯,深受人民欢迎和支持,取得了一系列的重大胜利,严由此得到“北伐名将”的美称。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严立三与蒋介石意见不合。当时国民党左派的中心人物邓演达正在武汉,坚持反蒋,言论激烈。蒋介石素知严立三与邓演达交情深厚,对严更加不放心。在南京,蒋介石接见严立三,他对严立三说:“邓演达在武汉,天天喊要打倒我蒋介石,你同他是莫逆之交,为什么不去信劝阻他?”严当即申明,自己是革命军人,奉命北伐,只知任务是打倒军阀,与邓通信也只是说北伐尚未成功,宁汉不能分裂。蒋介石听后仍然不放心,就转移话题,问严近来身体怎么样,副师长陈诚能力怎么样?明白蒋介石的用意,严立三当即回答说:“我的胃病很厉害,请准我离职休养。陈诚是浙江青田人,能力很强,可以接替我的职务。”蒋介石要严回苏州待命,接着何应钦奉蒋之命,赶到苏州,集合队伍,宣布严师长因病休养,由副师长陈诚代理。宣布以后,全师哗然,引起骚乱,弄得何应钦不知如何收场。严立三当即出面制止,责令参谋长、军需处长交出关防及全部结余款项,由陈诚接管。严立三平时廉洁自持,这时全师还有结存银元10万多元。他一块也不留,全部交出。

部属的馈赠也一概不收。交接完毕后,严立三只身乘车去了杭州,脱去军装,换上僧衣,住进了天竺寺。闻讯前去慰问的,他一概谢绝不见。“北伐名将”进了寺庙,成为轰动当时社会的一大新闻。严立三这招以退为进,以柔克刚的做法,的确精妙非常。因为当时他无法跟蒋介石硬碰硬,只有住进寺庙,当了和尚,全社会马上就会传开来,中国的舆论都会同情和支持他,他的名声也就越大,这样他就可以进一步与蒋介石抗衡。事实上,没过几个月,严立三就去湖北省当了民政厅长。严立三的这种处世态度,与他早年的学习修养有关。他喜爱读老庄,老子、庄子的无为而治、与世无争、以柔克刚等哲学思想对他影响很大。在湖北,由于军人干预省政,严立三难以实现自己提出的关于逐步推行地方自治、实行二五减租等改革方案,十分痛苦。1928年春,蒋桂战争发生之前,严立三突然失踪,对于他的去向,众说纷纭,实际上他已隐居庐山,开始了将近10年的隐居生活。他就任湖北省民政厅长,前后一共不到半年。严立三住在庐山含鄱岭南麓的太乙村,自己种菜,自己砍柴,用竹管导水入厨房,生活上坚持自食其力。劳动之外,便是读书,不过问时事政治。朋友知道他的情况后,纷纷给他送钱送物,他一律拒绝。有些黄埔学生前来探望,他劝他们不要来,以免招致麻烦。当时很多人对严立三的退隐,感到很不理解,称他为“怪人”。甚至有人嘲讽:“诸葛亮不求闻达于诸侯,但在南北交通要道的襄阳隆中隐居;严立三视官爵如敝屣,却住在冠盖云集的庐山。”来说明他的隐居是沽名钓誉。对于这些,严立三总是一笑置之,不加评论。

蒋介石对严立三一直都不放心,曾两次亲往太乙村访问,严立三都避而不见。由此可见严并非沽名钓誉,更见他的胆量。“九·一八”事变后,报界对严立三长期隐居庐山,有所报道,称之为“当今的‘严子陵’,清高过于严子陵”。蒋介石见报之后大为震怒,曾想派人将严立三赶出庐山。陈诚向蒋介石建议,说严立三在黄埔学生中很有威信,给严难堪影响不好。不如用共赴国难的名义,邀请他到南京担任一个空头职衔。于是蒋介石派陈诚劝严立三到南京任军事训练总监,严拒绝了;二次又派陈诚劝驾,请严立三出任中国禁烟总监,又被严拒绝。1935年6月,“何梅协定”签定以后,华北危机日趋严重。严立三对南京国民政府的丧权辱国十分愤慨,对中华民族的前途非常忧虑。他报国无门,心情惆怅。1936年,严立三只身北上去陕西谒黄帝陵。他肩挑简单行李,沿途考察山川形势,访问民间疾苦。这次谒陵他一直是徒步往返,历时三个多月,在黄帝陵前,严立三洒下了悲愤的眼泪。

严重幼时,欲自律其身,便自己订了十二条规矩,若犯其中一条,就以针刺手指,涂血于笔记本。第二天,见笔记本上有三页纸皆涂满血迹;第三天,有五页纸涂满血迹;第四天,有六页纸涂满血迹。他父亲见了吓得不行,严重却淡定地说:“父勿惊,此血乃鼻血也,非手指之血。”他爹拿起笔记本看了那十二条规矩,说:“原来你自己忽悠自己呢?来,拿针来,我给你扎!”

邓演达和严重是好友,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邓举大旗反蒋介石,蒋对严说:“我听说你和邓演达很铁,这家伙天天囔着要打倒我,你咋不去帮我劝劝他呢?”严重说:“我是军人,不是说客!”走出去说:“关我屁事!”

严重生活朴素,每天粗茶淡饭,不小心患了痔疮,还是内痔,搞得他时常坐立不安。有人劝他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补补,严重说:“大敌当前,眼看着人民流离失所,连饭都吃不饱,我哪儿有心思吃有营养的东西?你们看我多厉害,从不吃肉都能长出痔疮,你们有这本事吗?”

1934年夏,严重因患了肠胃炎,家人欲送他进医院,被严拒绝,称不愿花公家的钱,更不愿花自己的钱。家人给他请了请医院的大夫来家看病,严说:“你还是回去吧,免得因为我而耽误了其他病人。”医生很无语,病情遂急转直下。当家人强行把他送入医院,但已经太晚了,严提笔写下“我有罪,要火葬”六字后,掷笔西去。

标签:蒋介石庐山严重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