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战争故事 > 正文

被埋人的兵士

作者:蓝网发布时间:2015-04-15分类:战争故事浏览:152评论:0


导读:1915年夏季,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到僵持环节,奸诈的二战德军忽然在芬兰一线进行强劲的进攻,沙俄部队措不及防,大势已去,二战德军乘胜狙击,迅速靠近了芬兰地区最终一座国防名镇布列斯特。...

1915年夏季,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到僵持环节,奸诈的二战德军忽然在芬兰一线进行强劲的进攻,沙俄部队措不及防,大势已去,二战德军乘胜狙击,迅速靠近了芬兰地区最终一座国防名镇布列斯特。

被活埋的士兵 驻扎布列斯特的是俄罗斯皇室军队169师,兵士们见战事落败,无从说起,人人自危,唯有上等兵阿沙廖夫面带喜色,神彩飞扬--他不久接到女友娜塔莎的信件,娜塔莎同意等他凯旋而归那一天,村里人将为他举办热烈欢迎聚会,另外举行盛大游戏的结婚仪式。阿沙廖夫把那张淡粉色的信笺看过一遍又一遍,直至该入岗值勤时才提心吊胆地把信笺揣在怀中,飞步赶到布列斯特野外的峰峦最深处--这里有一座极为秘密的地底军械库房,阿沙廖夫就在库房里出任警备。他根据重兵把守的库房通道,见到周边放满了大量火药,内心挺迷惑不解:"这儿是军械库,又不是军火库,要这么多火药做什么?"但他并沒有多思考多探听,只是匆匆忙忙踏过几十米昏暗的隧道施工,赶到库房的最终一道副本,转岗以后,这儿就仅有他一人值勤。依照国际惯例,他在库房内巡查一遍,拆换了各部照明灯具焟烛,随后返回活动岗亭,又取出娜塔莎的信件,细细品味感受绵绵不绝浪漫的话,沉浸在幸福快乐的遐思当中。

忽然,轰隆隆一声巨响震得天摇地动,随着冲来一股炙热的气流挟着粉尘将他打倒,他的头重重的撞在崖壁上,猛然失去直觉……

这次始料未及的爆发是什么原因?难道说是二战德军忽然进行主攻?還是一次出现意外的安全事故?不,都并不是!引起这次发生爆炸的更是俄空军统帅部。

当二战德军闪电般靠近布列斯特的情况下,俄空军统帅部的大将们对恪守这最后一个破碎海滩早已缺失了自信心,指令军队将关键国防物资供应抢运到俄罗斯地区,确实不可以运出的物资供应所有摧毁,一针一线也不可以掉入二战德军手上,布列斯特野外那座地底军械库房也在摧毁之列。库房负责人波伦斯基学校专业收到指令以后,感觉这种物资供应白白的摧毁确实遗憾,就煽动如簧之舌向领导提意见:"这座储物间十分秘密,外部基本上不可告人,大家只需将库房的隧道施工炸塌,所有人也找不着这座库房,假如之后中国军队可以收复布列斯特,里边的储备物资就可以再次运用。"

统帅部听取意见了波伦斯基学校专业的提议,工程兵快速运进大量火药填写隧道施工,库房的警备收到指令后赶忙撤出了,竟忘记了通告里面的阿沙廖夫,工程兵们见隊道早已空无一人,就引燃了导火线,伴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隧道施工已被夷平,上等兵阿沙廖夫就是这样被活埋人在地底了。

波伦斯基学校专业随俄空军逃往中国,快速落败,四处奔波,早把占领布列斯特的理想丢到九霄云外。1917年,俄罗斯暴发了十月革命,波伦斯基的白俄部队被中央红军击败,他迫不得已流亡国外,最初在西欧各国流荡,两年后展转赶到芬兰,这时候他已贫困潦倒,年老体弱,整日为吐司面包犯愁。1924年夏季,波伦斯基漂泊到布列斯特,突然想起9年前被他储存出来的储物间,如今也许仅有他一个人了解这一密秘了,若把这个密秘告知芬兰政府,或许能够获得一笔丰富的奖励金,那样,晚年时期的日常生活就有着落了!

布列斯特的卫戍司令对波伦斯基的揭发特别喜爱,马上外派一队芬兰兵士随他赶到野外。9年的转变并不是非常大,波伦斯基在峰峦中迅速找到当初工程爆破后的乱石堆,他详尽地计算了隧道施工的部位,就指引芬兰兵士往下发掘。

第六天中午,芬兰兵士挖来到一堆排序十分齐整的石块,波伦斯基兴高采烈喊到:"啊,找到!这就是隧道施工的干砌石拱顶,赶紧它挖开!"

芬兰兵士抄起铁锤在隧道施工的侧边挖开一个洞,一股刺鼻的异味马上冲出去,令人震惊的是,当一个芬兰兵士撑起火堆,谨小慎微地底洞侦查时,他听见漆黑一片的隧道施工最深处传出了浑厚的吼叫声!难道说里边有鬼?大伙儿感觉既好笑又可怕,因此忽吧啦吧钻入十几个芬兰兵士,有的高擎火堆,有的平端长兵器,身陷囫囵一般壮着胆量往前挺入。

果真,远外传出一声宣传,芬兰兵士停下来了步伐;远方又宣传了一声,一个懂德语的兵士喊到:"他讲的是德语:占住!什么人?"

大伙儿听闻原来是一个俄国人,猛然松了一口气,焦虑不安的情绪马上松弛下来,激励哪个兵士用德语与他会话。

那兵士往前一步喊到:"我们都是芬兰士兵,领命来此执行任务。"

远方的响声指令道:"回来一个人提供通行卡,别人留到原地不动。"

"通行卡?哪些通行卡?"

"俄国沙皇军队169师军需处审签的通行卡。"

听见这一悠久又生疏的称呼,这群芬兰兵士马上开怀大笑起來。哪个芬兰兵士举着火堆独自一人往前走去,边走边表述:"往日的俄罗斯早就朝代更替了,沙皇也被苏维埃部队送上断头台……"

这时候,但见前面身影一闪,随后哗啦一声带动枪栓,一个威势的响声指令道:"终止前行!现在我依然是沙皇军队的士兵,在沒有收到领导的指令以前,所有人不可进到储物间!"

芬兰兵士见俄罗斯兵士这般恪尽职守,只能终止前行,派了一名兵士去请波伦斯基。波伦斯基听闻储物间里有一个活著的俄罗斯兵士,双眼瞪得圆溜溜,嘴唇张大大哥,脑壳摇得好似手摇铃一般,不管怎样也不敢相信。芬兰兵士把他拉进隧道施工,推着他向隧道施工最深处走去。

"占住!什么人?"讯问果真是正宗的德语。

"我是瓦西里·波伦斯基学校专业。"猛然,他恍惚之间看到远方的活动岗亭边有一个身穿俄空军工作制服的兵士伸手向他行礼:"汇报学校专业,值勤卫兵阿沙廖夫听候您的嘱咐。"

"啊,阿沙廖夫!"波伦斯基我还记得这一开朗的俄罗斯小伙儿,他想靠近些,看一下他的容颜,但阿沙廖夫阻拦了他:"学校专业诸位,请把您手上的火堆熄掉,它刺痛了眼睛!"

波伦斯基忙把火堆熄掉,好在阿沙廖夫已引燃了焟烛,他来到阿沙廖夫旁边,细细品味仔细地,想判段当初哪个俊秀的小伙儿,殊不知见到的确是一个一脸胡子的壮汉,分毫也找不着当初的身影,他伸出手捏了捏阿沙廖夫的肩部,觉得到立在他眼前的的确是一个硬生生的人,便颤声询问道:"阿沙廖夫,简直你不?"

"是的,学校专业,我是上等兵阿沙廖夫。"

"你还活着?"

"是的,学校专业,我过得非常好。"

大伙儿奇怪地围住阿沙廖夫询长问短,一个芬兰兵士提示说:"大家还在这里傻愣着做什么,应当先把他解救洞去!"

许多人如梦方醒,马上拥簇阿沙廖夫向洞外走着。

"等一等!"波伦斯基拾起一条包脚布将阿沙廖夫的双眼蒙上,并表述道:"他已习惯黑喑,忽然到外边去,太阳会刺瞎他的双眼。"

许多人扶着阿沙廖夫爬出来隧道施工,在草坪上坐下来,大伙儿才刚开始细心扫视着这一在地底掩埋了9年的俄罗斯兵士,但见他斑白的秀发乱蓬蓬地蒙在肩膀,一直拖到腰际;脏乱差不堪的大胡子图片比军服上衣外套还长;面色苍白没什么鲜血,手里脸部满是污渍。与其极迥异的是:军服既整洁又齐整,黑暗的高统马靴还闪闪发亮呢!

波伦斯基抚摩着他的披巾长头发,关心地询问道:"这悠长的9年,你是怎么熬过去的?"

阿沙廖夫梳理一下心绪,刚开始叙述他填满苦味的小故事:

爆发震得我晕厥了好长时间,醒来四周一片黑喑,我取出火柴棍点燃蜡烛,向隊道走去,脚底撒落着许许多多的石头,越向前走石头越多,最终,我惊叹不已了:黄土层和石头塞满了全部隧道施工!啊,隧道施工被炸塌了?!我的头脑"嗡"地一下变成一片空白。呆怔了一会儿,我发狂似地冲过去,在石堆中又刨又挖,期待在石头缝中寻找一条能够通往外部的孔洞,直挖得两手指甲脱落血肉模糊也不知不觉中痛疼,殊不知一切勤奋确是白费。我慢下来喘气一会儿,刚开始大声求救,期待路面上的人能来解救我,結果就是我喊得歇斯底里,叫出不来一点响声,也听不见一切声响。全部的挣脱也没有結果,我慢慢平静下来,迫不得已应对这一残酷的现实:把我埋人在几十米深的地底了!

我返回活动岗亭点燃蜡烛,第一眼就看见地面上那张淡粉色的信笺,我赶忙拾起来牢牢地地捂在胸口,静静地立誓:"娜塔莎,为你,我一定要好好生存下去!"

我举着焟烛细心排查库房中的物件,这里有很多的曲奇饼干和凉面,也有各种各样罐头,吃的难题无需犯愁;这儿也有数十万套军装和被子,穿的也不是问题;整箱的火柴棍和焟烛足可处理地底照明灯具;库房为商品流通气体设了好多个通气口,能够吸气到清新空气;最重要的难点便是水!我每日的生活用水都从外边带回,刚刚的爆发又把惟一的军用水壶砸烂了!我举着焟烛在洞内壁细心巡查,期待能发觉地表水的足迹,之后总算发觉一处崖壁湿乎乎的,好像有冰渗出来。我就用刺刀在崖壁下挖了个凹坑,过去了一段时间,坑底上竟然囤积了一汪水,我早就口渴得喉咙蹿火,忙用勺子舀起浑黄的水喝过下来,尽管一些腥味,但终于拥有赖以生存活下来的水呀!

一切保持性命的标准都完备了,接下去是怎样承受孤单和孤独。孤单确实是一种最惨忍的酷刑,叫人无法忍受,何况是悠长的9年啊!幸亏我怀里有娜塔莎那封宝贵的信,孤独时我也取出信来跟读一遍,甜蜜的情话帮我即将枯萎的心引入一缕甘泉,使孤单无奈的我重点燃生的希望。

我尽管日常生活在昏天黑地的地底,但日常生活十分有规律性。每日我看到通气口由暗转明,了解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按照惯例慢跑出操,像在军营生活中一样一丝不苟,每天的三餐也极有规律性。当通风口的光源由明转暗,我明白黑夜降临,便在洞内壁刻上一道标记,每过6天刻一个较长的标记,表明周末。每到周末,我一直像在军营生活中一样,严苛地过"冼澡日",但是,也没有标准自来水冼澡,仅仅拆换一套新的內衣和二块新的包脚布。我将拆换出来的脏衣服叠起来,每四套绑成一捆,表明过去了一个月,五十二捆码成一垛表明过去了一年。军服和马靴则是大半年拆换一次,总之库房里有些是,我始终穿新的。

为了更好地不缺失讲话的工作能力,我每日冲着崖壁不断地唱军歌;或是取出娜塔莎的信来,向她高声倾吐我的思念之情;或是朝着黑喑谩骂这些将我活生生埋进这座地底墓葬的大家……

俄罗斯兵士这悲痛的小故事感染了到场的每一个人。波伦斯基流着内疚的眼泪愧疚说:"这全是我的过失,给你吃苦耐劳了。"阿沙廖夫豁达地淡淡笑道说:"以往的事别说啦,我想尽早地忘记这次恶梦!"

一个芬兰兵士轻轻问:"是否可以使让我们看一看那第一封信?"

阿沙廖夫从上衣外套袋子里取出张纸条,这张淡粉色的信笺历经9年的抚摩,早已变为土深灰色,伸缩处早已磨烂,上边的笔迹越来越模模糊糊难以辨认,芬兰兵士看见这张掉色的纸莫不赞叹不已,便是这张纸条给了孤单无奈的阿沙廖夫生存下去的胆量和期待,支撑点着他渡过了是多少煎熬的时光。

"你将来有哪些准备?"

阿沙廖夫把那张珍贵的纸条捧在手上兴奋地说:"我想荣归故里去,我的娜塔莎在等着我!"

几日以后,整修一新的阿沙廖夫身穿挺括的军服,精神焕发地立在布列斯特汽车站上,波伦斯基和芬兰兵士前去给他们送别,面色依然惨白的阿沙廖夫向许多人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走上了北去的火车。

芬兰兵士同声祝愿他:"一路平安!"

标签:被埋人的兵士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