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战争故事 > 正文

我指引了花园口决堤

作者:蓝网发布时间:2021-02-01分类:战争故事浏览:60评论:0


导读:  1938年2月,新8师摧毁大河大铁桥后,领命守护西起汜水东到花园口的大河防御。没多久又改成承担西起大河大铁桥至东马渡头一线引控。师部驻京水镇。  这时,日寇已抵大河南岸,因大...
  1938年2月,新8师摧毁大河大铁桥后,领命守护西起汜水东到花园口的大河防御。没多久又改成承担西起大河大铁桥至东马渡头一线引控。师部驻京水镇。
  这时,日寇已抵大河南岸,因大河大铁桥已被毁,没法渡河,只有与中国军队隔河僵持。新8师多次派遣便装围攻队,与在沦陷区坚持不懈作战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干部的大河大队相互配合,侵扰日军。最取得成功的战役,当数奇袭小冀镇日军粮秣库房。
  僵持至5月,对局一件事比较严重不好。5月23日,土肥原的第14步兵团偷渡者大河取得成功,就是以精英的迅速军队沿陇海路两边西进。蒋介石急令薛岳指引4个军追捕围剿土肥原部,无法取得成功。6月6日敌陷开封市,郑州市险象环生。
  在这里紧急状况下,第一战区首长部应急向蒋介石提议,运用大河伏汛期内溃堤,导致平汉路东侧地域的泛滥成灾,用奔涌水灾阻拦对手西进,以保郑州市无失。此提议马上获得蒋介石准许。6月4日,敌方进攻开封市之时,我53军1团领命在中牟县境赵口溃堤。5日,20方面军司令员商震将军驾临赵口催促。下边,就谈一谈我所亲身经历的溃堤全过程。
  6月6日黎明时候,住在京水镇师部的新8师蒋在珍老师忽然被手机来电铃声吓醒。蒋老师着手麦克风一听,原来是方面军司令员商震的电話,对他说陇海路南之敌已提升通许一带中国军队防御,靠近开封市,而赵口溃堤并未进行,指令新8师加派步兵团一个团,前去帮助。
  蒋在珍老师害怕松懈,赶快醒来,要我随他一同开车赶赴赵口视查。
  赵口一段,地形较低,选定这里溃堤至当。唯方案这事时,对大河水势可能过大,对堤坝土层可能太松,因此决策在堤坝间隔40Km刨开两条贷款口子,认为河流另外释放后,运用河流的极大工作压力,能将多处决口中间40米长的河提冲跑。孰料决口掘成,正中间堤坝久冲不垮,兼之决口过度窄小,总流量比较有限,兵士虽全力扩宽,然战情急迫,已时不能待。
  我发现了,因为上峰未亲临指导,不正确地觉得只需掘堤的人多,就可以快速扩张决口。实际上,因为决口处过度窄小,人堆得再多,也无用武之地,最好另择地址发掘。我向蒋在珍老师谈了我的观点后,蒋火为债同,马上要我随他前去郑州市,面谒商司令员。在商司令员的公司办公室,由蒋在珍呈送大家的提议,我还在一旁又作了详尽填补。商司令员的含意還是提升士兵,提高速度。对大家的提议,商司令员仍未表态发言,仅仅指令大家马上回到赵口,帮助53军1团改进技术性,争取尽早加水。
  我和蒋老师又马上回到赵口,已经与溃堤军队首长计议时,突然收到商司令员电話,传达统帅部标示,指令新8师于总部防区内代选地区溃堤。
  大家立刻登车驶回京水镇。中途,蒋在珍跟我说:“我师防区内的池河地区,你都了解,你看看到底在哪儿溃堤最好是?”
  我想了想,慎重地回答:“以地貌来讲,马渡头、花园口均可。但是,马渡头与赵口距离很近,对手已迫近这一地域,恐堤未结成,对手已来。为获時间富裕,我觉得最好是還是选中花园口一段为宜。”
  蒋老师立即定夺:“時间急迫,每日任务重特大,事不宜迟,那么就定在花园口吧。”
  返回京水镇早已是晚上10时上下,刚吃过晚餐,商司令员就派方面军参谋长处长魏汝霖前去催促溃堤事。商讨中,定好两根标准:尽早达到目标;尽可能变小受灾地区。尽管溃堤系重特大军事情报,但政府也不可以无论普通百姓的性命。商讨以后决策,由本地师管区和政府部门机构普通百姓消防疏散,青年人则留下帮助部队掘堤。
  蒋在珍指令我来主持人溃堤工程项目。
  领命后,我立刻下手提前准备。晚上12时,我率工兵营连长黄映清、马打call,黄河水利委员会兼管河提修防的张国宏工段长,乘座一辆现代美式敞篷车中jeep车匆匆忙忙赶来花园口,勘测明确决口部位。
  抵达堤上,只见脚底河流涓涓,水位线莫辨,一弯月牙儿在云间蜉蝣,若隐若现。轻风拂拂,十分清凉。大家立刻开始工作,终难所需4支手电,非仅明亮很弱,且电灯泡品质也很拙劣,才用了一会儿,就所有烧毁。看一下表,已经是6月7日凌晨三点钟了。充分考虑事关全局,我不敢抹黑盲目跟风开店选址,乃决策进入车内歇息,待天明后再勘测开店选址。五个人挤在车上,只有坐以当卧,人已倦极,但没有人能睡,只有坐待天亮。
  天亮,大家儿本人就顶着一头露珠沿大河逆流而行开展勘测。头晚没提前准备吃的,就只能饿肚子干。河提上,有一个清冷的关帝庙,庙中没有人,庙门大好。大家统统进去,冲着脸红长须的关云长雕像磕了三个响头,还敬了香(用烟代)。那一刻,大家统统十分虔敬,十分端庄。我跪在地面上默默地祈祷:“关老爷,中华文化眼底下遭了大灾,被日本日本鬼子欺压得惨。大家打但是她们,亿港元无可奈何,只能放大河水浸,溺死了自己普通百姓,你得宽容大家。”
  大概过去了一个钟头后,我选中在关帝庙往西约300Km溃堤。我看好这儿是由于这里为大河的弯折部,河流汹汹而成,至脚底忽然遇阻,工作压力相较平行线处大一些,非常容易冲毁河提。并且从地图上看,待河流从花园口一带冒出,淹没已被日寇攻占的开封市、中牟、尉氏、通许、扶沟、西华等县境后,便可引入贾鲁河,向西南而行,注入黄河。贾鲁河道。可变成一道天然屏障,阻拦河流无垠蔓延,当可降低老百姓受到之损害。
  当我们讲出我的建议后,用树技指向铺在地面上的地形图,了解陪同各员有什么建议,如沒有不一样建议就那么定好了。这时候,许多人神情庄重,泪水若隐若现,皆不可以言。
  我询问张国宏:“张工段长,你是大家请的权威专家,你务必要表态发言,定在这儿,行,還是不好?”
  张国宏语无伦次,眼神呆滞,像个热昏患者一样不断嚷道:“要死了多少人……要死了多少人呐!”
  我提升音调说:“死尸是毫无疑问的,在这儿溃堤,死的人会大大减少。你觉得,行,還是不好?”
  张国宏这才意识到自身的义务,认真地看见地形图,表态发言愿意我们的选择。
  工兵营连长黄映清还不等我询问他,早已“咚”的一声跪在了地面上,举眼向天,泪水长淌。
  大家统统随他给跪了下来,五个人跪成齐整的一排。应对着波澜壮阔的大河,嚎啕大哭。直至工兵连和2团9连的士兵赶到堤上,大家才住声。
  大家立刻动手能力划线,决策间隔50米掘两条决口。由堤坝里侧指向河道底端平行面开掘,决口外宽内窄,呈倒“八”字型。预估掘至湖底,决口可宽至10米上下。加水之时,水灾从小口入口子出,工作压力俱增,更非常容易冲毁堤坝。

标签:决堤花园口指挥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