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哲理故事 > 正文

智慧故事:时光里的魔术手,灵魂生育

作者:蓝网发布时间:2020-11-21分类:哲理故事浏览:232评论:0


导读:时光里的魔术手  一  儿子放学回家,坐在书桌旁悄悄抹眼泪。  问缘由,他带着哭腔说:“考试又没有考好,平时班里几个学习不用功的同学,都比我考得好。是不是我特别笨?为什么我明明努力...
时光里的魔术手

  一

  儿子放学回家,坐在书桌旁悄悄抹眼泪。

  问缘由,他带着哭腔说:“考试又没有考好,平时班里几个学习不用功的同学,都比我考得好。是不是我特别笨?为什么我明明努力了,却没有好成绩?”

  儿子算不上天资聪颖,但绝对不笨,学习也非常勤奋。一回到家,就是伏案学习,节假日也从不外出游玩,一门心思全放在功课上,但结果总是让他失望。

  我安慰了他几句,鼓励他只要努力,迟早会有收获。他擦擦眼泪,不再抱怨,又坐在书桌前学习。

  那天,夜很深了,我看见书房里淡黄色的灯光还伴随着他灯下苦读的身影。也是从那天开始,让他难过的学习成绩更加激发了他的学习动力,我能明显感觉到,他比以前更加刻苦努力了。

  一个月后,月考成绩出来,我大吃一惊。往日成绩平平的儿子,这次在整个年级里名列前茅,考出了读高中以来最好的成绩。真没想到,短短一个月,他就从失败的谷底跃到山顶。

  儿子高兴地说:“真没想到进步会这么大。”

  时光里的魔术手我告诉他:“你一直奔跑在勤奋刻苦的路上,收获这样的成绩是必然的。”

  二

  和朋友去拜访一位有名气的老画家。

  老画家从事绘画创作已有50多年,他的画风沉雄奇崛、浑厚苍润,又不乏清新俊逸、古意盎然的风格,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得大奖。

  朋友痴迷于绘画,总是幻想哪天能成名成家,所以一见面,就向老人请教绘画“秘籍”。

  老画家听完朋友的来意哈哈大笑,他说:“哪有什么‘秘籍’可言呀,我15岁进入绘画班学习,当时许多同学都比我画得好,也比我有天赋和悟性。只不过,我肯坚持罢了。”

  没想到被誉为绘画天才的他,还曾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我以为天才在一开始都是“手可摘星辰”呢。

  老画家感叹:“很可惜我的同学最后都放弃了,如果不放弃,肯定比我现在更有成就,在艺术这条路上,我最大的感悟就是,不要轻言放弃,只要不断努力,笨人也可以变成‘天才’。”

  三

  我刚去机修厂工作时,就听大家叫老班长李师傅为“机器神医”。据说再难修的机器到他手里就能修好,他从转动的机器旁走过,仅凭机器声音,就能听出故障在哪里。

  心里存有疑问:李师傅今年50多岁,话语不多,文化也不高,整天穿着一件油渍渍的工作服,很难和“神医”联系起来。

  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目睹了他修机器的过程。那天,我们小组接到维修一台减速机的任务,可忙了一天,仍旧找不出故障所在,无奈只好请李师傅出马。

  李师傅来后,听了听机器转动的声音,立即说:“这是轴承滚珠支架磨损严重,金属表面脱落的小铁屑影响了轴承转动。”

  我们仔细检查,果真如他所说!

  下班后,我好奇地问:“李师傅,你这一身绝活是怎样练出来的?有什么诀窍?”

  李师傅不以为然地笑了,说:“诀窍还真没有,我在这里干了几十年,维修得多了,听得多了,见得多了,自然就熟了。”

  那是我步入职场以来,听到的一个最纯朴最实用的道理,不论是在工作还是在学习的路上,只要你认准方向,不断地坚持和努力,时光里那双神奇的魔术手,总会将你变成你想要的模样。

灵魂生育

  早年的学生顺子来看我,聊得开怀。他突然抛给我一个问题:“老师,您还记得毕业时您送我的书上的题词吗?”

  我说:“记得——顺天顺行、顺水顺风。”

  灵魂生育他笑了:“没错。但是,我想问您在这八个字下面还写了什么?”

  “‘顺子存念’之类的话吧。”

  顺子摇头,说:“您写的是‘吾生顺子存念’。”

  我笑起来:“反正是一个意思。”

  顺子说:“才不一样呢!您不知道,当年我捧着那本书,盯着‘吾生’两个字看啊看,看啊看——您别笑!我先把它解释成了‘我生养的孩子’,一想,不对;又琢磨,莫非是‘我的学生’?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回到家,我认真查了词典,明白了这里的‘吾生’原来是长辈对晚辈的敬称。但是,我还是执拗地认为您写给我的‘吾生’有更深切、更复杂的含义……后来,我谈恋爱了,我把您赠的书拿给我女朋友看,还特意把我对‘吾生’一词的探究过程讲给了她听。您知道吗,她听后感动极了。她后来对我说,她当时就想了:一个能让老师这么看重的学生,肯定值得托付终身!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很快就确定下来了。——您瞧,您写的‘吾生’那两个字,还是我们的大媒呢!”

  顺子告辞了,我的思绪却在他讲的故事上流连,久久不肯回来。

  我多么喜欢顺子对“吾生”二字的解释——不管它是谬解还是正解。当我在尘世间遇到一茬茬年龄相仿的孩子,当我亲眼见证了他们效我、似我、逾我的奇妙过程,我分明感到自己生命的宽度与长度都在可喜地延展着。

  柏拉图在他著名的《会饮篇》中将人类的生育繁衍分为了两类,一类叫做“身体生育”,一类叫做“灵魂生育”。而在这两类生育当中,他更看重的是后者。在他看来,人与“睿哲”、“美德”结合所生育出的“灵魂分娩物”对于他的生命而言是更为紧切的。我想,身为教师的我,不正拥有着自己众多的“魂生子女”吗?如果说“身生子女”是我与爱结合的产物,那么,“魂生子女”则是我与美结合的产物;如果说前者的形貌是我在一种悬疑之后的无奈接受,那么,后者的形貌则应该是我在一番深情雕凿之后的必然所得!——吾生,你不就是我生养的孩子吗?你是我的“灵魂分娩物”啊!

  当然,我也会欢笑着接受你将“吾生”解释为“我可敬的后生”。我深知,今天我们拥有怎样的课堂,明天我们将拥有怎样的社会。我愿意把吾生托举到一个高度,让你对这个高度着迷、上瘾,让你从此不能忍受在这个高度之下匍匐而活。等我老了,白发飘飘,可以闲适地坐在长椅上,幸福地看你们飞翔。

  ——吾生,汝非我之所生,却又是我之所生。我不能不在意我当初的一句殷殷叮嘱如今长成了你身上的哪一块骨骼,我不能不去想我今朝的一汪苦泪可否期待你于明日酿成一樽美酒。

  吾生,须知,无论你为官为民,身后都有一双寄望的眼睛,愿你向善而行、向上而行、向美而行。

标签:时光里的魔术手灵魂生育


欢迎 发表评论: